这位“东方福尔摩斯”到底做了啥?号称无案不破
国学

这位“东方福尔摩斯”到底做了啥?号称无案不破

2019年10月09日 08:57:28
来源:岳麓书社

“衙门口朝南开,有理没钱别进来”,这是古代民众对官府形象的调侃,也流露出他们深沉的无奈与辛酸。在吏治腐败的年代里,人们总是热切呼唤廉明公正的官员出现,希望他们能“救黎民于水火,解百姓于倒悬”,然而希望却总是一再落空。基于此,自有“清名”之誉的“包公”出现后,有关他的赞歌,一唱就是千年。

“中国古典小说普及文库”《包公案》,岳麓书社出版

包公,即北宋名臣包拯,《宋史》记载,“人以包拯笑比黄河清,童稚妇女,亦知其名,呼曰‘包待制’。京师为之语曰:‘关节不到,有阎罗包老’”,可见其清名卓著。关于包公断案的故事一直在民间广为流传,清代道光年间,北京说书艺人石玉昆说唱《龙图公案》颇有盛名,当时有人笔录其说唱故事写成章回体小说《龙图耳录》。本书即取自《龙图耳录》前四十八回,写包公身世及其与众人破案的故事,语言幽默风趣,情节曲折生动,不但热情赞美了包公断案之明和众英豪行侠之义,而且多寓劝世之旨。

小说人物众多,以包公的形象最为突出。他刚正不阿,清正廉洁。太师庞吉之子庞昆在赈灾之时贪赃枉法,杀人害命,被他用龙头铡处死,并放言:“我包某秉正除奸,一心为国,焉能怕你这些鬼鬼祟祟!如今趁着权柄未失,放完赈后,偏要各处访查,务要做几件惊天动地之事:一来不负朝廷,二来与民除害,三来不枉宁老夫子一番训悔,也显显我胸中的抱负。”与以往被“神化”的形象相比,本部小说中的包公更具“人性”。比如第七回,总管太监杨忠奉旨领包公前去镇压玉宸宫的邪魅,一路颇有轻慢之辞。到了玉宸宫,杨忠被冤魂附了身,等包公审鬼完毕,他才悠悠转醒。包公先是责怪杨忠贪睡不醒,又说“明日见了圣上,我奏我的,你说你的便了”,“昨日你说圣上钦赐宝剑,叫你佩带,你无故的抛弃在地,也是大不敬,我明日也要一并参奏的”,直到杨忠又是许诺送他哈巴狗,又是作揖赔罪,事情才算了结。这些描写不但没有损害包公的主体形象,反而因其极具生活化的言行使人物形象更为真实可感。

除了包公之外,小说对众多英豪的塑造也极为出色,以展昭和白玉堂二人为最。展昭古道热肠,身负绝技,多次救包公于危难之中,行侠仗义之后,他拂衣而归,一派潇洒风流之态。与之相比,白玉堂就较为“任性”,比如第十三回,他和展昭不约而同前去苗家盗银,展昭偷得钱财后,留下一些与他对分,然后就离开了。白玉堂则将苗秀之妻的双耳削去,行事未免有几分刻毒。后来展昭被封为御猫,他一心争胜,多次前去挑衅。虽然白玉堂有不少缺点,但也有着侠义本色。小说第三十三回和第三十四回,写他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试探颜查散,等识得对方确实是一个赤诚良善之人,不但赠与钱财,而且与之结为异姓兄弟,后来颜查散有难,他也拼尽全力加以营救。这样亦正亦邪的形象塑造,使人物更加血肉丰满。

胡適先生称包公是一个“箭垛”似的人物,各种折狱故事都集中射到了他的身上。而《包公案》也算是一部“累积型”作品,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吸收了很多前代的故事,但并非一味因袭,而是进行了大胆创新。“乌盆案”在此前的包公故事中已多次出现,但情节都较为单薄,《包公案》为其增添了许多“波折”。张三替冤死被烧制成乌盆的刘世昌申冤,第一次上堂,冤魂被门神拦住,包公审问乌盆时不见有任何回应,误以为张三年老昏聩,将其逐出。第二次上堂,包公写了一则帖子,要神鬼不准阻拦冤魂,孰料乌盆还是一言不发。张三被赶出公堂后,刘世昌说因为自己赤身露体,着实难见包公。张三心软,再次为其申冤,包公让手下取来衣服盖在乌盆上,刘世昌才终于开口诉冤。如此一波三折,读来颇有趣味。

《包公案》自问世以来,续作迭出,较为精彩者有《小五义》《续小五义》等,受《包公案》影响而创作的作品更是不胜枚举,直至今日,有关包公的故事仍可见诸荧屏,足见其受欢迎的程度。本部小说虽文字略显粗疏,部分篇章还涉及鬼怪,有时也宣扬一些封建糟粕,但瑕不掩瑜,读者于闲暇时览之,定可得到无穷乐趣。

*本文为“中国古典小说普及文库”《包公案》出版说明,岳麓书社出版

原标题:断奇案、审冤魂、除奸佞,这位东方的福尔摩斯号称无案不破?